加入收藏 | 集团网站 | 大有网站 | 义煤OA网| 耿村e家人

小鬼子
发布时间 2019-07-12

  十八岁那年,小鬼子终于造出了他的自行车。
  当时村里有自行车的人家寥寥无几。村里人很稀奇,小鬼子推出自行车的那一刻起,小鬼子再也不叫小鬼子了。大家都叫他 “晚子”了。这个摸一下,那个摸一下,但除了晚子,没一个人会骑,他什么时候学会骑的,谁也不知道。
  小鬼子每天穿得干干净净的,骑着回头率超过百分之百的自行车,呼呼地一趟一趟从村子这头跑到那头,很是得意。
  尽管小鬼子自己很得意,但村子里的人对他印象极不好。他爹反子已经老了,挣不了多少工分了。他妈下地也顶不上全劳力。可小鬼子晚子却不好好上工。一年到头分不了多少粮食。村里像他家这种情况的,总会抽空到外地搞个副业,或者偷偷地贩点山货换点口粮。可一来他爹妈心痛他,二来他自己整天把心思放到他的自行车上,也没往这上面想过。米不够菜来凑。他爹反子的原则是量入为出,“一顿半瓢,一天瓢半”玉米糁,再加多多的野菜。日子过成这样,眼看已经成大人了,还不知道过日子,着实让人低看。
  可就这日子,就这口碑,小鬼子晚子在下一年还是找了个对象。姑娘叫月枝,是街上的,听说她还承诺不要彩礼。那时山里的小伙到更山里找媳妇,山里的姑娘到川里找婆家是一般规律。可小鬼子的对象不单是川里的,还是街上,这实在是让人大跌眼镜。可人家姑娘就喜欢干净利索的,就喜欢不爱多说话的,就喜欢小鬼子,别人再不忿,也没用。
  这下小鬼子更加得瑟了。每天上工磨洋工,下工也不上自留地干活,骑上自行车到各处乱蹿。心里那个美呀,别提了。话好像也多了。
  可不长时间下来,小鬼子晚子就觉得没意思了,连他那个对象月枝也懒得约了。

  其实这事的根还在月枝那儿。有一次月枝带着小鬼子去街里的学校找她教学的表哥玩。在表哥邻居家里,小鬼子第一次见到了叫收音机的家伙。
  这下,小鬼子既不和月枝说话,也不和表哥搭腔,就像当年看马蜂窝一样研究起了那台看上去十分庞大的自制收音机。
  在月枝连叫了几次不得不离开后,小鬼子十分不心甘。收音机是怎样收到音的,连想了几天后,还是想不明白。在几天后下了晚工,小鬼子饭也没吃就骑车跑到了表哥的邻居家。向那个教物理的邻居张老师请教了一晚上,最后还借了几本书。
  从此,他下工后就有事可干了。做木盒子,搜集电线,还趁下雨天不出工的日子,跑了五十多里山路到硫磺矿上偷了一块几十斤重的矿石。可他还是做不成收音机,有几个必需的零件还是自己做不来,必须去买。他又偷了邻居好吃媳妇和哑巴妈攒来用以换盐和洋油的鸡蛋,旷工骑了一天车,跑到一百里外的县城才凑齐了收音机的零件。
  1965年8月17日是一个值得石凹村村史上记载的日子。这是石凹村第一台家电诞生的日子,也是小鬼子晚子的生日。其实小鬼子也不是非要在他生日这一天组装成功不可。他事实上几乎没记过自己的生日,只是他买回零件的当天实在太饿了,也太累了,尽管很想装但最终没装;第二天,好吃的老婆堵着他家门子骂了半天,他实在没办法干下去;第三天他捣鼓了半天,收音机怎么也不出声,当天下了晚工后,小鬼子找来了张老师,查了一个晚上才找出了毛病。七错八错才在17号这一天装成了收音机。至于这一天是他的生日,是后来才想起来的。
  收音机天线架起的那一天,好多人来他家听,连大队支书都来了。他哑巴妈的脸都笑得褶子乱飞了。可第三天公社的武装干事就来到他家,说他家搞出了个电台。其实都是天线惹的祸,那天线实在是太大了,想不招摇都不行。
  后来,大队里出钱让小鬼子给支书和队长家里各装了一台,村里也给小鬼子家多记了一百个工分。

  可惜这工分只给记一次。小鬼子结婚后,媳妇月枝尽管有思想准备,但终于还是过不贯“一顿半瓢,一天瓢半”的苦日子,和他离了婚。父母去逝后,他带着唯一的儿子来子,饥一顿饱一顿的。1976年,来子不到十岁也因患了肝腹水而夭折了。
  即便是这样,小鬼子还是天天穿得干干净净的,骑着他那辆有点过时,也有点旧,但一点也不破的木制手工自行车,带着矿石收音机的重孙子在村里穿梭着。
  四十岁那一年,他在街上开了一家无线电修理铺。铺子就开在他小舅子隔壁,生意挺好的。自觉有点对不起他的前妻还给他介绍了个寡妇。四十三岁那一年他又做了一次新郎,只不过因为计划生育,还因为老婆实在是不愿意,要不他会再生几个儿子。
  老婆不是不愿意给他生,她的孩子实在是够多的了,四个全是男孩。大的留给了孩子的爷爷,其他三个都跟着过来了。想想以后的生活,实在是害怕。
  家里的事,小鬼子是油瓶倒了也不扶的。他的精力都用在学习和教孩子读书上了。小学三年级的底子,也不知像蚯蚓一样的电路图他是咋 “啃”下来的。他干劲十足,不光是修收音机,还逐渐学会了修电视机,先是黑白的,后是彩色的。三个儿子的学习,他是丝毫不放松的。孩子们的课程,他虽然不懂,但他识数,每天都检查一次作业。每年请孩子们的老师吃一顿饭,每月见一次校长,每星期见一次班主任。对责任田小鬼子一点也不负责任,他自己很少干,更不让孩子们干。至于老婆干不干,他是不操心的。
  后来三个孩子都先后考上了大学,都是学计算机的,老二上的还是军校计算机专业。
  现在小鬼子的年龄大了,生意是早就不干了。孩子们都有了自己的事业,对他这个后爹,都很孝顺,也很尊重。每年他的生日,自己记不住,可孩子们都会给他带来惊喜。因为电视上网络上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的宣传铺天盖地,他知道了今年是他七十整寿。忘了告诉你了,小鬼子不但学会了上网,还经常织围脖,网名就叫“我是小鬼子”。
  生日前小半年,他就在网上开了个家庭会议。他说,要把生日改到9月3号。孩子们说,生日只能提前过,咋能往后挪呢?他说:“我是小日本一枪打出来的。但那个日子不好记,挪到9月3号,抗战胜利纪念日,全国人民都给我祝寿,多好。”(完)

(新闻中心   刘彩镔)

[ 点击数:] [打印本网页] [关闭本窗口]
相关内容
查无记录

 河南能源义煤集团   版权所有   豫ICP备10204243号    
地址:河南省义马市           邮编:472300    

 

  网站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