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集团网站 | 大有网站 | 义煤OA网| 耿村e家人

岁月无声话流年
发布时间 2019-11-01

  时光荏苒,四十多年的光景在我的记忆里只是一转眼的功夫,奔五的我每天下班以后,首先去看望一下体弱多病的父母,看见父母安好,我就安心地去田间劳动。这是我工余时间最好的休闲去处。民以食为天,我每天侍弄着土地,土地就给我丰盛的回报。
  我们这个年龄的人,经历了从生产队大集体和土地承包到户过渡的历史。在吃不饱饭的日子里,植物的花和叶成为了我们的粮食,所以我对植物有着难以割舍的感情。
  小时候参与大集体劳动,感觉那种劳作的画面很壮观。那时候粮食产量虽然很低,但是人们很快乐。冬天农闲,要积肥。父亲领着我们到山坡上收拾落叶和杂草,带回家后倒进土坑里,铺一层草和树叶,盖上一层土,再铺一层草和树叶,再压一层土。等到来年春天就变成了农家肥,挖出来交给生产队,生产队干部用尺子测量一下多少方,就记多少工分。
  那时候的信息技术还不够发达,生产队经常通过开大会宣传形势任务教育,主席台上扩音喇叭大声说,下边群众小声说。要不就蹲在墙角晒着太阳,看着老人和孩子坐在玉米杆上衔棉花,那是乡下人最享受的休闲时光。
  队里不开会的时候,大人们听孩子们讲讲上学的故事;或者一群人聚在一起打扑克、听收音机;或者探讨一下说书的人什么时候来,上一回说到哪里了,下一回该说哪一章节内容了。说书的无非《杨家将》《七侠五义》这些长篇小说。说书人一晚上能够讲的故事内容都是有限的,但是听说书的人聚精会神,对说书人还没有讲到的故事情节进行大胆揣测。在说书人还没有到来的日子里,这些谈资,可以消磨冬日无聊的时光。
  土地包产到户之前,农民干活的积极性还没有提高,每天吃的蔬菜除了春天捋的嫩树叶和槐花、榆钱,就是从田间掐回来的苋菜、猪毛菜等。夏天雨水丰富,河滩的浅水区有野生的水芹菜、猪耳朵叶、洋芥菜等,都是最佳的下饭口粮。
  因为粮食少,面粉不多,面条也不常吃。最常吃的都是糊涂饭,玉米糁、大豆、小豆、豇豆、蛮豆,有什么豆都往锅里丢,还有红薯片。这些东西煮熟以后,锅里依然不够稠糊,就往锅里再撒一点干面粉。干面粉遇到开水一下子就被包裹起来,在锅里形成了许多小疙瘩,这样吃起来才有嚼劲。
  冬天的下饭菜是秋天从田间挖来的蔓菁,野生的油菜,或者萝卜叶,洗净后放到水缸里,用一块洗净的大石头压住,这叫窝黄菜。吃糊涂饭时,捞出来一把,用刀切碎丢到饭锅里,饭锅里有了颜色,就有了食欲。
 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土地承包到户,农村人各自有了土地,大家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提高土地收入上。随着政策的开放,许多人通过养殖鸡、猪、羊等家禽,或者种植烟叶、辣椒等经济农作物,慢慢走上了发家致富之路。
  我们家拥有六亩多地,母亲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,那时候机械农具还没有普及,种地需要耕牛。我家和二叔、三叔三家合伙购买了一头牛,可惜还不到一年,就因为牛误食铁丝死掉了。
  没有了耕牛,种地收庄稼,都是母亲最为难的时候,想用别人家的牛,就要提前给人家打招呼,等别人把自家的地种好了,才能帮助我们家种地。因为要用人家的牛,我们要给人家的牛割草,除了给人家的牛割草,还要管耕地的人吃饭。母亲说这叫感恩,只有我们实心实意地对待别人,别人才会用心帮助我们。
  因为父亲不在家,我们家日子过得很不容易。特别是麦子熟的时候,母亲拉着架子车,我们在后边推。我们村住在沟里,往庄稼地里去,不是上坡就是下坡。身材瘦弱的母亲,拉着架子车,遇到上下坡都让我们担心。装得满满的架子车要上坡,力气不足,上到半坡容易后退;遇到下坡,把握不住车把很容易跑车伤人。但是再难再累,母亲都是一个人咬牙坚持,看着十二岁的哥哥、十岁的我,母亲总是欣慰地说,再过三五年,干活就不发愁了。
  为了母亲不再劳累,也为了我们有个较好的未来,父亲给我们办理了农转非。1986年我们全家来到矿山,从此过上了日新月异的新生活。
  岁月无声,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,告别了学生时代,我们参加了工作。工作之余的我依然热爱田间劳动,面对田间的蔬菜、庄稼的时候,我总会想起过去的岁月。
  父母老了,不能再到田间劳动。我把我在田间劳动收获的蔬菜送到父母面前,作为孝心,看着父母开心,我也开心。

(常村煤矿 李红波)

[ 点击数:] [打印本网页] [关闭本窗口]
相关内容
查无记录

 河南能源义煤集团   版权所有   豫ICP备10204243号    
地址:河南省义马市           邮编:472300    

 

  网站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