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集团网站 | 大有网站 | 义煤OA网| 耿村e家人

雪诗酒
发布时间 2020-01-10

  从天气预报的喜悦中,从翘首企盼的焦灼中,从苍苍茫茫的天幕之后,她大踏步地走来。先是小心翼翼地试探着,天空荡起几分缤纷,伸手捕捉时,她又飘飘渺渺远去,留下一朵似有似无的感叹。看来,她还要酝酿一下情绪,调试一番音符,熟悉一下音韵,等不到你焦虑的心情舒缓,她就来了。以大方的姿态,从容的脚步,恢弘的气势和蔑视一切的气魄铺开在这个世界。真个是:“应是天仙狂醉,乱把白云揉碎。”
  走在雪地,在脚踏碎玉的声响里,眼前一个银白世界,正是“山舞银蛇,原驰蜡象”的景观。
  走在雪地,好像走在时间的表格上,走在时令的变迁上,时令是亘古不变的轮回。春夏秋冬的时序,风花雪月的轮替,与东西南北的方位,组成万物生长的规律。雪,是大自然的圣物,该来时她一定来。
  走在雪地,眼前雪舞苍穹,飞珠溅玉,冰清玉洁,粉妆玉砌,如同置身于如梦如幻的世界。雪花纷扬,大地苍茫,“山前千顷谁种玉?座上六时天散花,”让人一下子从一个世界跳到另一个世界。
  北方雪国华丽诞生。天空飞琼碎玉,树上玉树琼枝,地上洁白如棉。天地一色,晶莹剔透,远山近岭铺开一幅一望无垠的银白画卷。面对这辽阔高远和苍茫缥缈,任何形容都显得苍白空洞。能与雪国相匹配的唯有酒,唯有诗。“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。”“雪中酒戒最难持。”雪、酒、诗是天然匹配。
  窗外雪飘万里,清净世界,碎玉声声,幽香暗袭。室内温暖如春,阳台上花草青翠,蓬蓬勃勃,更有腊梅悄然吐笑,洒满室清辉。邀三五好友,围桌而坐,烹一壶茶,煮一杯酒,持一卷书,吟几首诗。或豪情万丈倾缸痛饮,或温情脉脉浅吟低酌,斗韵飞觞,往来唱和,雪、酒、诗,相映生香,相互感染,闲散以悟净,淡泊以养气。把人生的惬意尽情挥洒。人生美事,莫过于此。试想,没有了雪,该瘪了多少情趣?没有了酒,该淡了多少风发?没有了诗,该灭了多少清雅?
  借仗了雪的豪气和酒的霸气,诗里便飘出了绵长的醇香:“门外正风雪,拥炉开酒缸”“拥炉看雪酒催人”风雪之中,再摘几朵梅花下酒,诗里便有了悠悠的清醇:“日暮诗成天又雪,与梅并作十分香。”“烟霏霏,雪霏霏,雪向梅花枝上堆。”李白和杜甫不仅是文友,还是酒友。“醉眠秋共被,携手日同行。”他们两人写了五百多首与酒有关的诗。余光中说李白:“酒入豪肠,七分酿成了月光,余下的三分啸成了剑气,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。”
  苏轼是古代诗人中写酒最多的人。有人统计,苏轼作品中与酒有关的诗作占全部诗作的百分之四十五。而据苏轼自己说他的酒量很小,他对酒的爱好不在其美味,也不在于交际,他是在玩酒、品酒,而不是喝酒。他向往的是饮酒的乐趣。古往今来的文人,都把雪、酒、诗融为一体,搅拌在忧国忧民忧自己的情怀里,寄托在诗词的字里行间,谱写出一曲雪、诗、酒的大合唱。
  漫天雪舞,银装世界,碎玉声中,诗成,酒干,微醉,在感怀自然的同时,虚化自我,忘却自我,把自己完全投入到大自然的雪国世界中去享受人性的自由,该是雪乐、酒乐、文乐、我乐。这是造物主赐给我们最完美的礼物。壮丽而豪情万丈,纯净而亘古弥香。对酒的肃穆和虔诚,对雪的敬畏和崇拜,对诗的感应和张扬,盛开成生活的乐章,催生着生命的升华。

(义煤退休职工  张海潮)

[ 点击数:] [打印本网页] [关闭本窗口]
相关内容
查无记录

 河南能源义煤集团   版权所有   豫ICP备10204243号    
地址:河南省义马市           邮编:472300    

 

  网站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