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集团网站 | 大有网站 | 义煤OA网| 耿村e家人

韶华不负 人间值得
发布时间 2020-07-17

  四时晨光,草天一线,袅袅层云,洒落山路,又一次从内地炎炎夏日跨上青海高原森寒之行,眼见尽是无垠旷野,远山点缀,草色摇曳,心情跌宕。
  久疏提笔落点难,眼前辽阔原野,绿草如织茵茵身前,偏是胸无点墨难成章,当书写文字成为一种习惯,一时放纵实在是浪荡寂灭的不二法门,身影入酒,心事辣喉,难堪的是苍白的笔临摹不出自然的肌理宏伟。
  身边是金银滩大草原被快进过的画幅,少了冬日黄草连天的“金”,好在羊群铺开尚不辜负这“银”,人与自然在此处结合的恰到好处。
  “正午骄阳烈,摒退天空蓝,遍野茵青忙,举目恰接云。”
  “无名黄花刺绣青青草原,半方雨塘翘首正待牛羊,一簇紫格桑,眼见马吻近,正抖,忽听身外底律有声,两格马蹄没草甸,马尾相交并肩驰。”
  红瓦黄墙,间或跳将出个蓝房子,花红柳绿的西陲小镇,脆生生坐落于蓝衣绿毯中,自然舒张,清新呼吸,它是主人的孩子,虽无声,却掷地有坑。
  天空不会说话,低云落指骗不得来眼,大地厚重无言,青草连绵三两牛羊尽诉优劣。未知是净土,只愿繁杂的脚步与车胎走过,此地尚能存留安详。
  远行是写不出归家文字里轻快的,风重,云重,心更重。正如三十岁无法再拥有二十岁那般的无畏。最怕那句话,大多数人在二十几岁就死了,往后不过是拖着躯壳啃老本,这辈子浑浑噩噩到此已已。
  那人是在什么时候老去呢?风景在前,却只扎猛子在琐碎的苟且里,外界万行尽都无动于衷。而我不敢遥想,只觉可怕,于是低头行路,莫问前程。
  谁还不曾有梦想,二十岁渴望青史留名,而今三十岁临近跟前,宏伟心事落幕,梦想败给功利,恰如此刻,就只想再努力一点,再多些奋斗,这样家人便能过的好些,并蒂之妻便能不负韶华,金钱,俨然成为绕不开的追求。
  如此,我也在二十岁“死”了吗?不敢深想,很多的原则,很多的傲气,很多的心事,临了归在眼前,浮光掠过一地鸡毛,灰头土脸,顶一头包的傻年。
  哦,不,当然也没那么惨,有人陪我“立黄昏”,有人为我“粥尚温”,迎风而立,而我已不再孑然,这便是人间值得,生活值得。


(天峻义海  上官锋岗)

[ 点击数:] [打印本网页] [关闭本窗口]
相关内容
查无记录

 河南能源义煤集团   版权所有   豫ICP备10204243号    
地址:河南省义马市           邮编:472300    

 

  网站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