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集团网站 | 大有网站 | 义煤OA网| 耿村e家人

尤栾伟的一天

发布时间 2017-12-01

  当前,义海能源大煤沟煤矿安装、拆除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。那么,集安装、拆除、机修为一体的综采队职工又是怎样的精神状态呢?让我们走进大煤沟煤矿综采队,感受井下职工不一样的工作。
  尤栾伟是一名机修工,现在是正在拆除的F111030工作面的一名支架运输工。“叮铃铃……”6时整,尤栾伟床头的手机闹钟就响了起来。他睁开疲惫的眼睛,瞥了一眼窗外黑漆漆的天空,翻身起床,洗脸、刷牙、食堂打饭,新的一天开始了。
  6时50分,综采队进班会上,队负责人邓东伟通报了零点班的安装、拆除情况,重点强调了安全的重要性。尽管声音沙哑,但跟班队长老王还是事无巨细地安排了当班工作。其实,每天进班会讲的基本上大同小异,分工是早就分好了的,昨天干啥今天还干啥,这样便于熟悉工作流程。随后,需要领料的职工在值班室开好领料单,然后大家一起排队到更衣室换工作服下井。
  7时30分,尤栾伟和大伙一道坐上猴车向井下进发。综采队现有职工132人,除机修车间人员、外借及办公室人员,下井的职工有110多人。由于安装、拆除同时进行,战线长,设备多,人员少,总体部署是F111030工作面两班拆除,F211070工作面三班安装,F211070工作面上巷运输由新成立的掘一队负责。由于地质条件复杂,从副井1#点到工作面拆装点共安有9部绞车,而11030工作面负责拆除的只有18个人。分三个组:工作面出架子为一组,8个人;排架子及装车为一组,4个人;从装车点至1#点运输为一组,4个人。跟班队长负责安全及车辆协调。尤栾伟这一组的主要任务是排架子、支架装车及上井工字钢的装车捆绑。
  “每天都像一个不停旋转的陀螺。”尤栾伟感觉就一个字——累。其实,最累的是刚开始的那几天,从切眼口向下拉绳。由于需要一个人开绞车,拉绳的就只有3个人。28#钢丝绳如擀面杖粗细,仿佛一条大蟒蛇,3个人背着绳走几步就累得气喘吁吁。绞车速度慢,距离远,想一次性拉下去是不可能的。他们就把松开的钢丝绳盘成几圈,分两次或三次往下拉。这还不说,最主要的是煤尘大,由于工作面支架撤出后,下部成了封闭空间,巷道通过5.5千瓦的鼓风机送风。每天,且不说震耳的风机轰鸣声,每次支架拉出后,煤尘在风筒的作用下四处弥漫。一会儿的工夫,每个人的口罩上的煤尘就厚厚的一层了。不戴口罩吧,煤尘太大,但戴着口罩呼吸不顺畅,特别是在拉绳时,没走几步就上不来气,只能每走几步就把口罩掀开喘几口气。下班的时候,在11030拆架子的职工只能看到牙齿是白的,其余部位都是黑的。
  井下很多工作劳动强度都较大。提架子时,由于中部有一段渣包,支架在上提过程中容易向一侧倾斜,往往需要挂滑子调整。起吊10吨的滑子,重达40公斤,再加上粗重的28#钢丝绳,从滑子滑轮中穿过后,尤栾伟和两名工友一起,3人几乎拼尽全力才能勉强把滑子挂到支架上。一班挂三四次滑子、拉绳、装车、装杂物,挂钩,重复的节奏,一趟又一趟。下班的时候,每个人基本是精疲力尽,有时,甚至累得连带的干粮都不想吃,只想坐在煤墙边休息一会儿。
  “在工作面就没有穿过厚衣服。”尤栾伟说,“每天不停地往返于工作面与装车平台之间,只有到了下班的时候才能穿上绒衣绒裤,才有时间吃班中餐。随后,整理装车平台卫生,查看绞车交接班记录及绞车开关闭锁等事项,一切忙完后,才能交班。”
  截至发稿前,尤栾伟已连续上班将近120天,安装、拆除工作开展以来,综采队职工平均出勤率超过了96%。
  和尤栾伟一样,所有综采队职工们都把企业当成自己的家,踏踏实实,爱岗敬业,把每项工作都做到最好,他们用行动诠释了什么是义海精神。

(通讯员 沈红卫)

[ 点击数:] [打印本网页] [关闭本窗口]
 

相关内容
查无记录

 河南能源义煤集团   版权所有   豫ICP备09009444号-2    
地址:河南省义马市           邮编:472300    

 

  网站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