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集团网站 | 大有网站 | 义煤OA网| 耿村e家人

我的父亲
发布时间 2018-07-06

  前不久,我刚回了趟豫南农村的老家,在返回单位进站检票的时候,我看到送我的父亲两鬓已经发白,嘴里还念叨着“上班要注意身体,不用挂念我们……”。转身走出的我,眼中禁不住泪水涟涟,不能自已。
  我的父亲性格内向,虽然话语不多,可他心里很疼我。我兄弟姊妹三个,我排行老三,姐姐和哥哥都说父亲偏向我。小时候我经常牙疼,应该是父亲总爱给我买爱吃的糖果的缘故吧,听说吃糖多了就会牙疼,可父亲还是娇惯我。每次牙疼的时候,父亲就会把我背到背上来回转悠,或者抱着让我趴在他的肩头,我的牙好像就不那么疼了。
  儿时的一件事至今记忆犹新。那时候我已经上小学五年级了,印象中,小时候一到春夏换季的时候,我的双手就会蜕皮,特别是手掌心和手指肚,蜕的一层又一层,又红又干,很不舒服。父亲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,带我到家乡周边四处求医问药,可医生说的最多的都是让我多吃蔬菜。为此,每次吃饭,父亲都想办法哄着我让我尽量吃些青菜,并坚持为我涂抹药膏。听说,吃水果、吃维生素C能有助治疗,他就让母亲时常到街上买些苹果,专门让我吃,姐姐和哥哥为了吃苹果还挨过打呢。父亲还专门坐车到市区医院为我买回了一大包、好多瓶的维生素C。邻居们都说,我的父亲太疼爱孩子了。
  还清晰记得,小时候,每到冬天我从外面玩耍回到家,父亲总会让我把小手放到他那厚实的大手掌里取暖;夏天闷热的时候,父亲不忘记为我扇扇子驱赶蚊虫;上街人多的时候,父亲牵着我的手,我感觉有了父亲,我便有了一切,跟着父亲,我什么也不害怕,父亲好比就是我头顶的天,安全温暖;又如大山一般,宽厚可靠。不知不觉,从上初中开始,在学校住宿,我回家的时间就少了,父亲常来学校看我,来时都会带给我好吃的东西。再后来我上大学、毕业、上班,到现在成家为人妻、为人母,时间过得飞快,父亲的年纪也越来越大。除了经常打电话给他和母亲,我也想多回家看看,多陪陪他们。
  父亲是个闲不住的人。农忙的时候,父亲和母亲虽然年龄大了,可干起活来从不输给年轻人。我和姐姐、哥哥都不在老家,他们二老却从不请亲戚朋友帮忙,但总能早早地把收割、晾晒以及播种等农活干完,而且无论谁家找父亲帮忙,他总是来不及跟母亲打招呼就去了。农闲的时候,父亲还会到附近打些零工,用他的话说,只当是出去转转、透透气,幸福是奋斗出来的,也是自我的一种感觉,他感到自己很幸福。
  都说母爱是伟大的,父爱是伟岸的。不知何时,父亲的额头已经被岁月刻下了深深地皱纹,乌黑的双鬓、发间已经冒出白发,满是老茧的双手,记录着生活的磨砺。我知道,父亲正逐渐变老,身体也不如从前,可我还知道,父亲曾经像山一样宽广的肩膀,如今依然是我最温暖的依靠。
  父亲对我的爱,如同家乡的土地,深沉厚重,温暖幸福。我也知道,对于父亲的爱不是一句问候、一个祝福、一通电话、一行字句就能表达的。想到父亲,我就觉得应该积极面对生活,不管工作中遇到什么困难,都应该安定坦然,敢于奋进。阳春三月别样红,我想对父亲说,放心吧,我工作、生活都挺好的,相信以后会越来越好!

(常村煤矿  吴美莲)

[ 点击数:] [打印本网页] [关闭本窗口]
相关内容
查无记录

 河南能源义煤集团   版权所有   豫ICP备09009444号-2    
地址:河南省义马市           邮编:472300    

 

  网站管理